崔心心【视频】中国《旷野之歌》,获2018国际基督教电影节最佳纪录片奖!感动世界!-爱心家园网

作品分类:全部文章 2019-03-15

崔心心【视频】中国《旷野之歌》,获2018国际基督教电影节最佳纪录片奖!感动世界!-爱心家园网

崔心心
1,少吃人造的,多吃神造的,一定要知道。2,最便宜的防癌处方收好。
3,每天这样祷告,撒旦都害怕。4为什么有的猪肉盖红章,有的盖蓝章。

2018年基督教国际电影节
在美国奥兰多举行
众多入围作品中
有美国关于上帝创世记的3D大片
有韩国关于朝鲜地下信仰的题材
有德国关于以色列建国70周年的
等等来自世界各国的优秀作品
而一举获得四项重要提名:
最佳纪录片、最佳导演、
最佳励志故事、最佳预告片的
却是中国一部讲述农村基督徒的
纪录片《旷野之歌》
最终,中国这部《旷野之歌》
获得了本次最重要的"最佳纪录片奖"
颁奖现场


这部获奖纪录片《旷野之歌》
讲述了发生在中国山东真实的生命故事
七十岁的胥妈妈,离开自己的亲生儿女
来到二百公里之外的山东沂蒙山区
她甘愿住在没有屋顶的破屋里
十年如一日地照顾瘫痪病人范建秀
由此受尽各样嘲讽和白眼
但在这旷野里,却传出她赞美的歌声

胥妈妈在抗日战火下度过悲惨的童年
亲眼目睹亲人被杀,使她精神失常
后来一次特殊的经历
使她踏上改变生命的历程
多年找寻,终找到心灵安息之处
一生活出信仰的真实、圣洁、慈爱

主摄影师和导演的杨华雨
在追踪采访的五年中
见证了信仰的力量如何改变人们的生命
她从记录者的角度
讲述了这个普通而又不平凡的故事
《旷野之歌》预告片


我出生于一个摄影世家,1989年进入山东艺术学院美术系摄影班学习,是班里唯一的女生。自命不凡,性情孤傲,向往自由浪漫的艺术家生活。
1997年初为人母,进入家庭生活,迫于现实,摄影家的理想抱负才渐渐平息下来。
2004年8月受洗归主。刚信主的七年时间里,我饱尝上帝的恩典和甘甜,如鹿渴慕溪水般火热追求主。主慈爱的手一直暗中引导我、训练我。

在一次七天禁食,夜间起来敬拜的时候被圣灵大大充满,那晚花了许多时间为山东的灵魂迫切祷告,从此对圣灵的引导敏锐起来。
2008年的一天,我向主发出一个祷告:
上帝,这一生如果我能跟你合作拍一部影片,是见证你自己荣耀你自己的,一部就够了。这个简单的祷告只有一次,后来偶尔想一下,自己也就忘掉了,觉得这是不可能实现的。
01
2012年春节刚过,有一对传道人夫妇告诉我:
柴山乡馍馍墩村有位外地老人照顾另一个瘫痪老人,已经八年了,住的是没有房顶的屋子,但是俩人都很健康快乐,夫妇俩隔一段时间就去看望她们一次。
我被吸引,跟着他们一起去了村庄。第一次见到胥妈妈和范建秀,内心的震撼是无法表达的。

那时还是冬季,79岁的胥妈妈裹着一件军大衣,住在没有屋顶的小破屋里,见到弟兄姊妹,那种从内心发出的喜悦使她满面红光。她的小屋里有一张桌子、四把椅子和一张新床。
胥妈妈说那是她找木匠花了五百元做的,为了可以接待人,她希望那个地方能成为聚会的场所。她自己则睡在一张很窄小的折叠床上。

瘫痪老人范建秀住在旁边又黑又矮的土屋里,弥漫着刺鼻的氨水味。
因为拉尿常年在这间六平米的小屋,虽然胥妈妈每天给她端屎端尿,但是没有水可以冲洗。水井在老远的山下,打点水很费劲,小屋也没有窗户可以通风换气。
第一次我实在不能进到里面去,因为那个味道使我不能呼吸,我站在距离门口一米远的地方,听范建秀讲耶稣如何跟她说话,如何给她烧了一壶水。
这一次我用手机留下了见面的照片。

每周二晚上我的摄影店有祷告会。胥妈妈非常爱主,下午从馍馍墩坐公交车,赶两个多小时来这里祷告。
她是一个灵里通达的人,没有文化不识字却能通读整本圣经,能使用仅有的工具做饭照顾范建秀,但有时连自己的衣服扣子也扣不好。下车后不认识路,她会拿着我的电话号码问路上的小贩,请人家给我打个电话,我去接她。
在店里的沙发上,我陪她住一晚,第二天再送她上公交车回去。胥妈妈知道我的遭遇后曾对我说:
“神差遣你来,不是为了让你干这干那,你来是跟我同工的。你吃亏才好呢,神让我看了一眼没多看,你在天上的奖赏大着呢……”
当时落在困境中的我并没有认真对待这些话,常常陷入忧虑中。
02
这年初夏,圣灵感动我要去馍馍墩记录胥妈妈和范建秀的生活状态。安排好店里的事情,外甥女芳芳开车把我送去,姐姐和老爸也跟着要去看望一下这对旷野里的姐妹。
那天下着毛毛细雨,下午拍了点素材。晚上小雨竟成了大雨,我躺在硬板床上无法入睡,屋顶上面有几块水泥板搭着,头顶上方一米多的地方,噼里啪啦的雨点砸在遮雨的塑料布上,还不时有雨滴溅到脸上,小屋里能用的盆和碗全都拿来接雨水。
在这样的环境中,胥妈妈却睡得很香,她睡觉从来不脱衣服,随时可以起来祷告。
听着她的鼾声,我内心有些沮丧,我问神:是你感动我来拍摄,为什么不给我一个好天气?我听到神微小的声音说:我要让你体会她的不容易。
我心里踏实了,感慨良多。我是第一个睡在这小屋里的客人,也是第一个在这里吃她做饭的客人,胥妈妈特别高兴。

第二天仍旧是阴天,我在范建秀的小屋里开始拍摄她俩的镜头,我必须憋着气息,因为那味道实在令人无法呼吸,我不知胥妈妈是否闻得到,也许神给她俩都屏蔽了气味儿。
不过当我进入到拍摄的兴奋,我也忘掉了难闻的味道。
多年的人像摄影经验,使我敏锐地捕捉到俩人相依为命的情感,抓拍出来的照片几乎每张都是成功的。此时我才发现阴柔天气最合适小屋里的拍摄,如果是大晴天,太阳从小门口射进去,没有反光板,光线会非常硬,感谢主在掌管天气。

那天我以图片为主记录她们的生活,也第一次用视频记录了她俩在小屋的一组长镜头,俩人依偎在一起讲天堂故事,在那个破烂的小屋里,有主赐的平安和喜乐。这成为特别宝贵的一段素材。
那晚我有感动给胥妈妈洗个脚,她欣然答应,没有任何山东人的客套,那盆水洗完差不多成了黑的。

我看到她在基督里的真自由,单纯的像小孩子,洗完脚她睡得特别香甜。她说来到馍馍墩四五年以后才联接上沂水县的教会,有个姊妹接她去城里洗澡,一年能洗两三次。
2012年秋天,神呼召胥妈妈每周去莱钢市陈家庄带领聚会,那里是她曾经传福音建立教会的地方。
出于顺服,她每周六安顿好范建秀的生活,便赶去陈家庄讲道,圣灵感动我再一次跟她同去记录。

我们坐上长途车到目的地需要三个多小时。那天晚上很冷,我和胥妈妈睡在一个老姊妹的家里,床很硬,上面只盖了一张薄褥子,我手脚冰凉,怎么都暖不过来。
半夜我的脚感觉被人捏疼,醒来发现,胥妈妈把我双脚抱在怀里不停地用手搓热,我的心里一阵阵感动,她的爱就是这么真实,总是舍己和付出。
胥妈妈虽没有世上的文化和高言大智,但能把圣经真理讲清楚,她心中只有耶稣基督,她流露的是自己真实拥有的生命。这一次记录了她讲道以及与弟兄姊妹之间的互动。
03
很巧的一次机会,我遇到杨默涵姊妹,和她分享胥妈妈的见证。她看了我拍的组图,很有感动,说老公张新武是专业导演,有机会去拍一下。于是他们很快做出决定要来拍摄。
记得默涵来的那天是2012年11月14日,他们夫妇开车从北京来到山东沂水,胥妈妈前一天从陈家庄回来住在我家等候。

第二天我们一同赶往馍馍墩。刚进到小屋就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范建秀的儿子黄建国趁胥妈妈不在馍馍墩,把范建秀接回自己家了。
外人来看,这是件好事,儿子终于孝敬母亲了。实则不然,黄建国是迫于政府和舆论等各方压力,才如此“示范”,并且千方百计拦阻胥妈妈和范建秀见面。
此刻范建秀被锁在围墙里,我去邻居家借了梯子,胥妈妈翻墙进入范建秀儿子家,两姐妹相见的画面触动人心。

张弟兄出于导演的敏锐一直在拍摄记录,他是第一次使用单反相机的视频拍摄,还不太熟悉功能,但感谢神,那天所有重要的素材都拍得很好。
从范家出来回到小屋,圣灵感动我给胥妈妈换上冬天穿的军大衣再现平时的生活场景,烧火,打水,唱诗,洗衣服,那天她完全被圣灵充满,刚强像战士一样。
胥妈妈面对镜头旁若无人,她的日常言语除了祷告就是赞美。在一片废墟中,神的同在却是那么强烈!

胥妈妈住的小屋没有电,我的两块电池供应给了张弟兄使用。他的专业素质和才华在那一天高效的发挥,拍了不少素材。
神叫万事互相效力,我把自己2012年拍的素材也给了张弟兄,他很快做出一部五十分钟的纪录片《姊妹》,只是由于素材量少还显得比较单一。
后来张导也提供给我那天拍的突发事件等宝贵素材,这也是“旷野之歌”不可缺少的内容。
那时候我不懂影视编导,只是顺服圣灵感动不停记录,有时也请当地的朋友帮助,郭其祝和张波是我的好友,都是从事电视台工作的,除去朋友这份关系,他们都是出于对信仰对胥妈妈的尊重来帮助我的。
04
范建秀被儿子关在院子里,睡在冰冷的稻草地上,照顾不好,感冒生病。黄建国还屡次拒绝胥妈妈过来探访。
胥妈妈为范建秀心中焦急,无奈给我打电话。我身在北京,只好请求大哥带上摄影师和教会的弟兄前去探望,跟黄建国协商。

2012年12月30号,大雪天他们开车好不容易到馍馍墩,说了许多好话,最后都没结果。这一天的事情虽然是我通过电话安排协调,但其实是那位“看不见的导演”在背后调动掌管这一切,真实原始的素材揭示出人性中极其自私的恶,也展现出胥妈妈在耶稣基督里才有的良善。
后来胥妈妈煤气中毒,由于没在现场,很遗憾这一段没有记录下来。在这个过程中,神让我学习作为一个摄影师应该怎样去保持一个纪录片的真实,如何参与而又没有干预。
如果当时我是一个专业导演,很可能我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完成,但并不是神所要的,正因为我的无知,只能更多寻求圣灵的带领,让主掌权在每一个事件中。

后来我越来越明白自己被留在那里的目的,其实我的代祷者们看得比我更清楚,他们不再怀疑我回到山东是个错误,因为神不做错事,并且神做事是最讲究效率的,总是一举无数得,祂一边使用我一边破碎我,一边拆毁我一边建造我。
神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神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而且祂向我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我也深刻体会到苦难是化妆的祝福这句话的真实意义。在最艰难的时候,这段话极大地鼓舞了我:
虽然无花果树不发旺,葡萄树不结果,橄榄树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粮食,圈中绝了羊,棚内也没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华欢欣,因救我的神喜乐。主耶和华是我的力量!他使我的脚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稳行在高处(哈巴谷书3:17-19)。
05
胥妈妈被大儿子接回家后,儿子怕她偷偷再跑回沂水,也把大门锁了起来。在一次通话中,胥妈妈对我说:华雨,你还要勇敢地继续做工,不能让魔鬼得逞。
她惦记范建秀,我知道如果我不去接她,她是回不来的。于是大哥开车,我带上器材,又叫上朋友张波,准备两台摄影机到莱芜胥妈妈的家去拍摄。每一个环节我是默默祷告寻求祂带领,也在每件事上看到神的手在介入。

我把胥妈妈接回沂水后,住在我父母家中有一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我们更多相处,拍了很多素材。
也因此有的弟兄姊妹不理解,他们认为胥妈妈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应当回自己儿女身边,不应该再回来。
只有胥妈妈自己清楚,馍馍墩是她命定的地方。她还有一个心愿就是想在那里盖房子,那个旧房子的主人把地基卖给了胥妈妈。2013年3月20号胥妈妈重返馍馍墩。

2013年8月,河北迦南教会的弟兄们已经准备好了去给胥妈妈盖房子,就等待我的时间了,很多事情只能我先去张罗。
我在北京经过两轮体检,结果都显示有乳腺癌的嫌疑,进一步确诊还得等半个月。想起胥妈妈对于一切疾病患难的反应,她从不惧怕和妥协,我也有了力量,心想这条命都是主的了,还怕什么呢?大不了去了主那里好得无比,唯一有点放不下的就是家人,但他们不也在主的手中吗?
于是我回到沂水把胥妈妈先送回莱芜市她女儿家,找村书记打招呼,联系打水井的人,拉上电线。万事俱备后,迦南教会弟兄们开着面包车带了工具过来。
当时计划盖三间房子。正在清理地基的时候,乡政府的人来干预说只能翻新那间小屋,否则就是违章建筑。
支持
弟兄姊妹们同心祷告后,决定按《圣经》教导,顺服在上掌权的。炎热的盛夏,大家齐心协力干了八天,终于完工,小屋焕然一新。

我一边张罗一边还要拍摄记录,那时候只有一张32G和16G的卡,不够用的时候只能把格式调小,导致后来的素材画面质量不够好。没有专业录音设备,也致使后期影片制作时在声音处理上费了很大功夫。这部最简单的佳能5D2单反相机,陪伴了我好几年。
胥妈妈住上了整洁宽敞的院子,馍馍墩有了个爱的教会,大家开心地赞美敬拜主。我也满心盼望地等待馍馍墩教会壮大复兴的那天。
感谢主,8月份盖完房子回到北京继续检查,乳腺完全没有问题。
06
2013年10月15号星期二,这天是儿子的生日,老爸前一天打电话催促我回去处理官司的事情,因9月份已经回去过一次,我个人当时并不情愿,出于顺服老爸,只好再次坐上长途跋涉的大巴。
车上半睡半祷告中,突然一句话临到心里:你还记得自己以前的祷告吗?这就是我跟你合作的影片。每次听到神的声音,全人只能降服下来,眼泪像河水一样流淌,那份感动没有办法诉说。
那天晚上,打电话问候胥妈妈。她跟我说了最近的状况:周六被弟兄姊妹接到城里的教会,周日做礼拜还吃了圣餐,又被送回馍馍墩。我们亲切地聊了二十多分钟。第二天下午我办完事,再给她电话,想去看望胥妈妈。可是从下午两点一直到晚上打了十六个电话没人接,我心想不妙。
第二天,也就是10月17号清晨五点,我想起隔壁村庄住着一个弟兄,马上叫他去看看怎么回事,不到六点弟兄打电话回复说胥妈妈被主接走了。当时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太突然了,房子盖起来刚两个月,昨天还是健康的,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接下来怎么处理?
冷静下来之后,先找到本地教会的牧师,确定他可以来主持葬礼,然后通知她的儿子以及河北的弟兄姊妹,这次回来我没有携带任何器材,马上又联系了朋友帮忙拍摄。姐姐开车带着我和几个肢体,路上买了鲜花,张德荣姊妹奉献出给自己母亲预备的安息服。

我们第一时间赶到小屋。胥妈妈坐在椅子上,上半身倒在床上,没有人看见她是怎么走的,这成了一个秘密,但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一定是在祷告中被主接走的。
保罗在提摩太后书4章7节所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胥妈妈完成了自己在地上的使命,留给教会的是宝贵的属灵财富。
胥妈妈走了,我以为故事结束了,接下来该怎么做?我只有祷告等候神发命令。

后来胥妈妈的大儿子王克涛跟我说,自己经常去馍馍墩,一个人悄悄的去哭一场,在小屋前站一站,到妈妈打水的井边走一走。那时候王克涛还是很软弱的,已经多年不聚会,加上失去母亲产生很多懊悔,常常靠喝酒度日。
胥妈妈祷告时我常听到她为这个儿子的呼求,我想可能还要继续记录下去。
07
2016年春节前十天,终于有时间回去禁食。
在此之前几个月就有感动要去馍馍墩禁食,第一是我自己的生命需要再次得到突破更新,第二我希望从神那里得到我需要的答案。
我觉得就住在胥妈妈那个小屋吧,但是回到沂水,圣灵很清楚的要我在范建秀的小屋里禁食,我立刻想起主耶稣在那间小屋向范建秀显现,是不是也要向我显现呢?我太期待经历一场超自然神迹了,我要给耶稣在小屋里预备一把椅子。
胥妈妈去世后,神感动李受良弟兄去牧养他们几个信徒。2014年8月份小屋曾以违章建筑的名义被拆毁过一次,2015年6月份他们修复起来继续在那里聚会。范建秀的小屋就在后面相隔几米远,2013年这间小屋的门口就被范建秀的儿子用石头封上了。
晚上李弟兄搬开石头,清扫小屋,拉上电线。地面坑洼不平,用干玉米叶找平地面,铺上我带去的泡沫垫当作地板,张姊妹给我一个桶可以方便使用。我在里面重新归置,这个六平米的小屋成了个安舒的小窝,比起范建秀那时候的环境好了一百倍。
李弟兄重新把门口用石头垒起来,这将是一个完全封闭的七天。我在想,范建秀虽然是身体瘫痪的人,我们这些四肢健全的人真的就是健康的吗?我自己的生命状态到底是什么程度呢?在神眼里我是否是瘫痪的呢?
刚打开被子就听见老鼠的声音,我平时是很怕老鼠的,特别恶心这个动物,但是都已经在这样的环境里了能怎么样?相信神与我同在,我不想大声祷告耗费我的力气,就轻声斥责:奉耶稣的名,哪里来哪里出去!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老鼠的声音。哈利路亚!为防止灯光从墙缝里透出被人发现,我晚上点蜡烛,白天开灯。
回到山东这几年没有人牧养,北京的教会离开就离开了,没有人关心过问,我无法分享我的领受,影片没有做出来之前,也没有人知道我在做什么,没有人支持奉献,除了我的哥哥姐姐们照顾我这个最小的妹妹,顺服我的调遣经常协助我拍摄,只有神知道我面对的一切。
家人只看到我越来越贫穷,需要他们帮助,过去我不穿的衣服送给姐姐们,如今我要捡他们的衣服穿。世人看你成功的标准总是要看你赚了多少钱,住多大房子开什么车,这些价值观的不同使得我无法面对亲戚同学朋友们,时候没有到,免得把他们绊倒,不联系不见面,只有献上祷告。

面对社会、家人、教会,所有委屈我只能对神诉说。经历过这一路的孤单,我知道那种艰难有多大。
即使你有从神而来的呼召,若没有领袖的扶持,没有人帮你查验,没有教会的遮盖,一个人的力量是多么微小,当然我们首先是靠主,但是主赐下五重职事是为了更好的建立教会,引导神的百姓少走弯路。
我多么盼望教会能够健全起来,运行在神的旨意中,各尽其职彼此配搭,在爱中互相建造成全。
带着各种问题,我在小屋里与神对话,从认识主的那一天开始就被神抓住,我渴慕寻求祂,也一路愿意顺服祂,为什么这么多遭遇这么多磨难?为什么给我的异象遭到这么多拦阻?为什么被人利用?原因是什么?如何完成你交给我的这个任务?如果我早点认识你,事情是否有不同结果?
同样的我彰显了如同约伯在神面前的愚昧,越问越显出骄傲和无知。
08
诗篇66章说:神啊,你曾试验我们,熬炼我们,如熬炼银子一样。你使我们进入网罗,把重担放在我们的身上。你使人坐车轧我们的头。我们经过水火,你却使我们到丰富之地。如果这一切出于你我就默然不语!除了降服在你面前敬拜,我还能做什么使我显得更有价值呢?
圣灵感动我读约伯记,神的话再次给我安慰。他在左边行事,我却不能看见;在右边隐藏,我也不能见他。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约伯记23:9-10)
同时圣灵也给我很多光照,照出我里面还没真正饶恕人,照出我对丈夫的亏欠,照出我的骄傲、虚假和自义,我痛苦流泪悔改,每一天的眼泪鼻涕用掉一大包纸。主亲自在手术台给我做手术,医治释放,修复膏抹我。
小屋里夜间是零下六度,水桶的水是结冰的,幸亏带了个暖手的电热宝,成为我取暖的来源。一个烧水杯可以加热喝水,可是禁食四天后,圣灵感动后三天全禁连水也不要喝,我答应了。
以往多次禁食都不觉饥饿,被神的恩典托住。禁水后没想到饥饿难耐,可以说是一场生死考验。我感受不到神的同在,只有被离弃的感觉,饥饿和胃里的难受令我每一分钟都是煎熬,口干舌燥,只有漱口的那一刻能令舌头舒服一点,有一次漱口我咽下去一小口,却更加难受。
如果这是一次信用的考验,我愿意抱着一死的决心坚持下去,即使我不禁了神也不会把我怎么样,但是我想守住信用。
禁水后第三天,躺着的每一秒都极其难熬,我无法躺平,但又没有力气,站立不起来只能蹲着挪步。默祷了一会儿,我竟然睡着了,再次醒来后舒服多了,感谢主的保守。这一天过后,我就可以恢复喝水了。
09
禁食最后这天的中午,我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煤烟味儿,以为是远处谁家做饭的味道飘进这透风的墙里,但圣灵在我里面感动说这是没药的香气。感谢主,我愿在爱里接受这没药。我的一切经历都是神的许可,为要炼净我,使我末后有指望,得着永远的基业。
主又给了我两个异象,一个是纪录片会获奖,神要使用国际平台来见证祂自己的名。另一个是我在好消息福音台Goodtv演播厅里为主做见证。
我其实是一个很理性的人,没有实现之前不想说出来遭到争议,但我要为主做见证,见证这位又真又活又信实的神。没有异象,民就放肆;惟遵守律法的,便为有福(箴言29:18)。
神若不是给我异象让我明白前方的道路,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服侍岂不是就要违背神的旨意了。直到禁食结束,主没有让我用肉眼看见祂。
但这是祂的主权,就像祂没有医治范建秀,也没有改变范建秀的环境一样,我信祂就在那里看着我,看着我的突破、看着我的改变……
10
2016年7月儿子高考结束,神感动我辞掉那家媒体事工的兼职工作。然后我又去了一趟山东,看望胥妈妈儿女,采访了她起初信主的德州平原县教会,探访馍馍墩,拍摄记录了不少新素材。
回到北京后,圣灵奇妙的连接了颂恩弟兄,他是个有国度胸怀的牧者,也被这个见证故事感动,很愿支持我的后期工作。后来在他的团队多次呼召弟兄姊妹为这部纪录片奉献资金。
2016年8月,教会的顾姊妹说有感动给我奉献两万元,那天刚好是我的生日,这是我第一次收到奉献。我知道神要我开始准备后期制作了,我用这笔钱买了台剪辑用的电脑。
再次开始整理素材,剧本取名为《门徒》,有一天凌晨,圣灵很清晰的在心底说片名叫《旷野之歌》,过了些日子圣灵又赐下片尾曲歌词,概括了胥妈妈的经历,也表达出自己这些年对于生命的感悟。

2016年11月,在北京电影学院举办的“iDocs国际纪录片论坛”,一周内看了20部获奖的优秀纪录片,我报名参加了大师班工作坊,听了一些纪录片制片人和导演的讲座,对于这个领域有了一点基本认识。
对比人家专业的拍摄和后期制作,我感觉差距是那么大,由于前期设备条件的限制,画面质量、声音录制都存在瑕疵,最担心的是不知道如何处理后期问题。圣灵在我里面一直鼓励,不要小看自己所拍的,这是神跟你一同完成的见证,世界的标准并非神的标准,神的恩膏释放在里面是无人能比的。
我迫切地感到,时候不多了,我们都不以福音为耻,要去呼喊去传扬,神的话语带着能力,你只管去宣讲,其余的是神的工作。
11
这部纪录片是一粒种子的见证,不仅是给教会给弟兄姊妹带来激励的,还有向世人传福音的功能,将上百个小时的素材做成九十分钟,怎样释放出神的道,是需要提炼的。
有人说你可以剪辑几个不同版本,但神只给了我一个讲述故事的思路,就是作为一个记录者、旁观者又是参与者客观的讲述我所知道的故事,不需要任何添加。
2017年4月,我准备回山东补拍一段回忆,教会姊妹韩玉萍的形象非常适合扮演胥妈妈。我有感动找一位弟兄同时来写一部纪实小说,于是我们一行三人去了山东。马不停蹄地在莱芜、莱钢、泰安、沂水、馍馍墩、小崮头这些地方采访拍摄。
每一天都在圣灵的带领下,极高效率地完成工作。小崮头村,依然保持着几十年前的风土人情,古老的土房,羊肠小道,淳朴的老人,很适合在那里拍摄胥妈妈年轻时的状态,韩姊妹演的很投入,很感人。我们在小崮头顺便看望多年不见的老村长李文秀,这位七十多岁的瘫痪老人那天决志信主,灵魂得救,哈利路亚!
馍馍墩的土地翻新后种上了樱桃树,据说后面那座像女人乳房的双崮要改名为双乳峰了,这一切环境都有美好的属灵象征意义。
2015年,我曾绕着村庄走祷,愿神得着这片土地,胥妈妈在这里将自己献上成为最美好的祭物,她的见证就像乳汁一样喂养人的生命,不久这些果树也要结出累累硕果!神的作为何等奇妙!愿神的恩雨滋润浇灌这片土地!
12
回京后,感到圣灵的催促要进入后期制作了。这些年过信心生活,搭上时间金钱和全人,后面这一步,圣灵感动我继续凭信心前进,脚要先踏进约旦河,水才会分开。
前期祷告时神给一个数字制作费十万,相对于专业制作一部影片,这点钱是微不足道的,但对于教会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有时我感到很无助,神拦阻我接触专业人士,把我放在一个完全不懂这个行业的圈子里,没人知道这个需要有多大,自己也没法开口,拿别人的奉献来做于我是件极其不容易的事,虽然我知道要凭信心,仍想心存侥幸。
我就跟神商量,可以简单一些吗?不要再为难我了。我异想天开去买了一张彩票,当我从店里出来,我的右大腿有根筋忽闪了一下,隐隐作痛,去完超市回到家中,这条腿痛得只能瘸着走路了。
我知道这是神的管教,赶紧认罪悔改,第二天中午才好,以后再也不敢用任何血气的方法了。
地是神的脚蹬,天是祂的宝座。万有都是神的,祂哪里缺钱呢?但是祂喜悦那个孩子献出的五饼二鱼,祂也被寡妇奉献两个铜钱感动。神愿意更多的弟兄姊妹参与到这项服侍当中来。
神也让我看到凡祝福这个影片的神也必祝福他。
13
后期制作资金的奉献来源主要是北京颂恩的团队,以及来自各地根本不知道名字的弟兄姊妹,也有山东沂水的郭凤花姊妹代表沂水教会,河北的迦南教会,有奉献多的也有奉献少的,有位失业的姊妹奉献了二十块钱,相信神都是纪念的。
就是这个人一点,那个人一滴,奉献多少,就做多少事,一步步逐渐往前推行。最后记算所有支出的钱基本就是祷告神赐下的数字。
2017年5月,我在香山租了两间房子做剪辑工作室,一千五百元的月租。条件有限但价格便宜,这里风景幽雅,毗邻香山公园和北京植物园。白天工作,早上可以在山上灵修。
我辛苦并快乐着,因为神的同在是那么具体的体现在我的生活中。剪辑师的预备也经历一些周折,曾经等候最想合作的人两个月,由于各种原因不能前来,后来神让我想起了几年前认识的剪辑师樊乐姊妹。
她刚刚完成一部纪录片的剪辑,那是一部跨度十多年,经历十多个摄影师拍摄,有六百个小时素材量,讲的是服侍残疾孤儿的新玮夫妇的故事。樊乐跟导演后期制作两年才完成,相信也是一部很感人的纪录片。
这个经历对她无论在技术上还是灵性上都是一个预备,现在由她来剪,真是看到神的手在牵引,祂是最好的策划师。
我们在一起三个月的时间,剪辑过程中虽然有摩擦和冲突,最终我们都胜过了,在爱里彼此合一,生命得到扩张。圣灵也时常提醒,有哪些素材被落下再找出来。
有天夜里,胥妈妈唱的一首诗篇46篇的诗歌,一直在我睡梦中萦绕,几乎唱了一个晚上。这些素材我整理了无数遍,每个片段我都非常熟悉,第二天我们马上找到素材,作为背景用到了一处非常合适的画面上。
在旁白的最后一句,我感叹“我的生命也像这片土地一样被翻转被更新”,在睡梦中圣灵提醒是“贫瘠的土地”。感谢主不放过每一个细节!
14
剪辑完成后,还有原创音乐、调色以及声音剪辑的各项工作,每一环都在恰当的时间紧张进行。小文张杨夫妻俩是做主内音乐事工的,奇妙的途径北京时相遇,接手了影片的音乐制作,短暂的时间内完成带有中国风特色的原创音乐。
除了他们自己本身具有的才华实在是看到神的恩膏时刻伴随这部影片,更惊喜的是小羊诗歌的林婉容老师无偿参与了片尾曲的演唱创作。还有那些默默付出的参与者,平面设计师非比姊妹设计了海报,新加坡的吴晶晶姊妹和李朋弟兄作为志愿者翻译了影片的英文字幕,以及那些在背后付出祷告的弟兄姊妹。
2017年10月第一版基本完成,并在以色列的特会中首次播放。看的人都是去参加特会的国内弟兄姊妹,结束后现场发出了痛哭悔改的祷告声,胥妈妈的生命就像一面镜子,给每个人带来不同的触动。
当时我对于在哪里放,什么时间放完全没有概念,只知道神掌管我顺服就好,到了以色列之后,神才开启我祂要使用的次序。由于一些原因被耽误,片子无法提前完成,视频最后的输出是在上飞机的前一刻才完成。
如果提前做好也许就在国内的教会开始分享了,但是神的次序是先从耶路撒冷开始,这是一个启动,因为祂要使用这个片子给众教会带去祝福,传达神的心意,归正今天的教会回到起初的爱里。我不得不再次感叹神的作为,无人能够拦阻祂的计划,一切都照祂的时间表进行。
15
2017年11月,圣灵感动我回山东一趟,要去找范建秀的儿子黄建国,几经周折打听到他在沂水一家鞋厂工作,见面后给他传福音。他被弟兄姊妹们的爱感动,一反过去抵挡态度,接受耶稣做他的救主,那天恰好是11月23号感恩节。
影片再次修改,这一部分使用字幕做在了最后。这才是神要的完美结尾!我相信天堂中的众圣徒众天使都在欢呼,路加福音15章10节说,我告诉你们:一个罪人悔改,在神的使者面前也是这样为他欢喜。
2018年来到了,我每天的工作还是在检查校对,有字幕问题,有的情节想要做点调整,剪辑师百基拉姊妹也终于可以参与了,她协助我修改并剪辑了片花。
圣灵感动我,字幕上每一个出现的名字都是有意义的,在人觉得无所谓的事,在神那里都有记录。即使还不是神儿女的,神的祝福也会临到。
春节过后2月18号回到北京,神又感动我为媒体领域祷告,禁食四十天。好友非比姊妹也有感动为这个领域祷告,她每天中午禁食一餐。
当我禁到第六天,圣灵启示我,七天以后每天中午可以吃一餐直到禁食结束,这样我们俩配搭一起完成了这次四十天的禁食。感谢主,祂体贴我的软弱,不把难担的担子加在我身上。
16
纪录片完成后,圣灵感动我开始回顾这七年的经历。
不可否定跟随主的道路充满了挑战,因为这是一条窄路,时刻有惊险伴随,但也时常充满惊喜。上帝就是最好的教练,知道如何训练我们成为得胜的选手。甚愿那一天站在祂面前的时候,被称赞说:你这衷心又良善的仆人,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
上帝照着我的身量,一步一步的开启。这不单是一个圣徒的人物见证故事,同时也是中国教会的成长经历。从撒旦的压制中被解救释放,经历困苦、渴慕寻求、逼迫患难、忍耐成熟、流泪撒种,走向辉煌荣耀!中国教会必被复兴起来成为列国的祝福,完成上帝赋予中国的历史使命!
影片参加2018年国际基督教电影节,竟然获得了最佳纪录片、最佳导演、最佳励志故事、最佳预告片四项提名。

地上的奖项是神给予人的鼓励,更重要的是得着天上的奖赏。祂才是那位真正伟大的导演!人类的历史都在祂的掌管中上演。
我只是作为一个执行者顺服了祂的呼召,上帝拿掉我天然人想用自己的方法去服侍祂的动机,除掉一切肉体血气的能力单单依靠祂,而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祂使用卑微的人,为要见证荣耀祂自己的名!
这是我在纪录片创作过程中的见证,也是我在主里第二个七年的经历,我已找到自己的命定,进入被呼召的位份。感谢神在耶稣基督里对我的保守,祂照着我的渴慕牧养我,引导我走在当行的路上,一切颂赞归于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17
2018年国际基督教电影节,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举行。来自各国的电影精英齐聚一堂,获得提名的影片在各个演播厅里播放。
4号上午,《旷野之歌》被安排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厅里播放,只有十多个观众,虽然人不多,但只要坚持看完的都非常受感动。有位德国导演在观看时一直流眼泪。
观影后大家争相提问,对于这个故事的拍摄经过显出极大的兴趣。那几天我也去观看了其他影片。有一部美国制作的3D影片创世纪,制作非常精良,由于预先做了充足的宣传工作,影片吸引大量观众走进最大的一个播放厅观看。

我还看到另一部很有份量的影片,是关于德国和犹太人之间的故事,纪念以色列建国七十周年纪录片。许多参赛作品都很棒,是竞赛纪录片项目。两年前,在馍馍墩村庄范建秀的小屋里禁食时,神启示我纪录片会在国际上获奖。
来美国之前,我对于获奖没有任何动摇,但是看到这么多优秀的作品,我心里突然没底了,不知道《旷野之歌》最终的结果是什么。
5号晚上颁奖典礼正式开始,酒店走廊铺上了红地毯,人们在红毯上不停地拍照留念。那天我穿上一身白色的礼服,这是赴美的前几天才借来的一件具有中式风格的服装,很适合我。

晚上九点参加典礼的上千人在颁奖大厅排序落座。主持人的幽默以及现场音乐,使得气氛轻松又不时制造出紧张。
获得提名的三个项目过去了,都没有《旷野之歌》的名字,帮助我翻译的璐雅姊妹比我还要紧张,我虽故作淡定,但心里却说不出的复杂。万一没有任何获奖,四项提名是否就是神给予的奖项呢?这一刻我真的有些不确定了。
纪录片单元最后一个项目终于开始宣布了,没有想到最佳纪录片奖项共有四个名额,领奖者从第四名开始,第三名,第二名都过去了。
现场停顿了一下,主持人宣布第一名,刚念完“《旷野之歌》” ,我和璐雅就跳了起来,我们拉着手一起跑上了舞台,短短的十多秒路程我用手捂口忍住了泪水。最有份量的一个奖当然是最佳纪录片奖,这一个奖项包含了所有提名的内容。

神是信实的,祂的应许必要成就!但若不是走在神的道路上,我又算什么呢?如同保罗在《哥林多前书》所说:
“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但你们得在基督耶稣里是本乎神,神又使他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如经上所记:‘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
上帝才是这部影片的真正导演,一切荣耀归于祂!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