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心心【视频】东行记(下) - 大型佛教纪录片 《千年菩提路》之08-净土指归

作品分类:全部文章 2019-04-15

崔心心【视频】东行记(下) | 大型佛教纪录片 《千年菩提路》之08-净土指归

崔心心南无阿弥陀佛
欢迎点击上方关注“净土指归”
《千年菩提路》以寺庙的兴衰、人物的命运、不同佛教宗派的法脉传承为线索,勾勒中国佛教2000年来传播和发展的历史轨迹。
第一次用纪录片的方式讲述佛教在中国2000多年的传承和发展。那些历史上最经典的佛教圣地,那些深刻影响着中国历史和文化的高僧大德,那些穿越千年至今依然震撼着我们的精彩瞬间,在这部纪录片里一一呈现。
永平8年,公元65年,古印度僧人摄摩腾、竺法兰徒步穿越帕米尔高原,以白马驮带经书和佛的画像,来到东汉辉煌的首都洛阳。自此,一个名叫“佛陀”的印度圣者那智慧的声音便在广袤的中国大地上回响了2000年。从悠远到真切,由隐约而振聋发聩。
今天,我们看到汉语、藏语、巴利语等三个语系佛教在中国大地上并存,我们看到谈佛学佛的人越来越多,我们看到佛教名山的香火日炽一日。但是另一方面,由于历史的原因,这一派兴盛的背后,人们对佛教的误解其实是越来越多,距离佛陀的智慧也越来越远了。
那么佛教为何选择了中国?儒释道曾经有过怎样的碰撞与融合?历代大德高僧谱写了多少传奇华章?佛教又为每个华夏子民构筑了怎样一个精神的家园?
已故前中国佛协主席赵朴初居士曾经这样写道:“人类文化发展是一个连续不断的过程,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不可能完全割断。我们要汲取传统文化中一切有价值的精华来充实发展社会主义的民族新文化。中国传统文化也包括佛教文化在内。”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基于全面梳理中国佛教历史的宏大愿心,基于建设和谐社会的现实需要,历经五年精心筹备,我们终于获准走进中国大地的每一个佛门重地,用我们的镜头记录下那一尊尊庄严的佛像,那一处处修行的胜境,那一摞摞传播久远的经书,那一个个存留在历史中的高僧大德。

《千年菩提路》08东行记(下)
《千年菩提路》08东行记(下)解说词
这是鸠摩罗什出生的地方——新疆的库车。今天,生活着十几个民族,历史已经改变了它的面貌。十三世纪之前,这里经历过十几个世纪的佛教文明,史书上被称为龟兹。询问当地的老人,仍然记得一个来自土火罗语的古老名姓——库马拉姬瓦(Kumārajīva),这个名字在汉语典籍中被译为鸠摩罗什。鸠摩罗什的父亲来自印度,带有婆罗门的姓氏——库马拉(Kumāraj),母亲姬瓦(jīva)是龟兹的公主。
一千多年来,人们曾经用不同的词汇描述他——贵族、舍利佛的转世、精神领袖、囚徒、神僧、魔术师、翻译家。他被人敬仰,被人误解,被人诋毁,也被人怀念。身处同一时代的道安与鸠摩罗什从未谋面,但对罗什的期待却萦绕直至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他的时代距离佛教传入中国已经三百多年。这期间,中华佛教的每一次进步,多是伴随着一部经或是一部论的传入而引起的。许多时候,一个残本的获得就足以让众多僧人惊喜若狂、法喜充盈,但是作为这个时期佛教界的领袖——道安也认识到单凭一部经、一部论,还不足以阐释佛陀的完整教义,不足以支持汉地佛教的发展。
道安这个时期,佛教虽然在民间开始已经有相当的影响,但是在佛教经典义理的理解上面,应当说还不是很透彻,所以说道安的历史地位也正在这一点上,他看到佛经的翻译比较迁就中国人的习惯,语言的习惯,是不是符合于佛经原来的意思这方面大概都存在问题。
道安法师他发现当时中国佛教它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戒律不全,所以以前就派人去龟兹取过戒律,也取过经,所以这样他就对西域的情况有所了解,都传说西域有一个年轻的和尚,鸠摩罗什这个人非常有才气,而且是崇尚大乘。
公元379年,来到长安的道安就以前秦国师的身份,力劝皇帝苻坚到西域寻找传说中的大乘神僧。在远僻都市的山谷中,道安建立起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国立译场。
道安是中国历史上使佛教研究走向深入的关键人物。现在道安只能等待,等待皇帝派遣使者西行,等待西域大乘高僧奇迹般的出现。这个时候距离汉传佛教开宗立派辉煌时代的到来,还有两个多世纪的时间,道安是否已经意识到自已将是这个进程的起点。
公元385年,他怀着遗憾离开了。终于没有见到他期待已久的鸠摩罗什。
当道安还在四处搜寻汉地残缺的大乘佛经的时候,西域正在经历着波澜壮阔的大乘佛教运动。鸠摩罗什作为这场变革的领袖,通过与外道及小乘僧人的无数次的交锋,确立了大乘佛教在西域地区的影响。
他在西域非常受人推崇,西域各国的国王都要来听他讲经。听的时候,对他都非常恭敬,踩着国王的背,登上大宝座。
直到公元382年,那场改变中国历史走向的淝水之战即将爆发。迎请罗什的计划,终于付诸实施。皇帝苻坚已经统一了北方,他相信前秦强大的军队足以摧毁江南的政权,但同时他也认识到单靠这样的武攻是不能折服汉人的,起码不能持久。
苻坚需要这样一个人,他能够服从自己,能够以高超的智慧降服江南的名仕和儒生,又能够以巨大的神通震慑北方其他民族的精神领袖。
对中国佛学、佛教的引入是非常积极的,他要将这种佛教文化融入到汉文化里面去,那么他就有别于南部中国和那种所谓以正统自居的汉文化,他想用此作为统一中国的思想基础。
史书上提到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当时西域的车师、鄯善等国受到龟兹的打压,因此多次请求苻坚西征打击龟兹。
公元383年,苻坚正在调集六十万部队,跨过长江统一中国。与此同时,一支精锐的骑兵已经穿过了茫茫戈壁,传说中的神僧鸠摩罗什就在眼前。经过两年的战争,苻坚的大军征服了西域,但前秦政权却因为淝水之战的惨败,而顷刻瓦解。
苻坚没有见到西域的神僧。公元385年,死在了终南山的旧庙当中。
作为苻坚派往西域寻找高僧的将军,吕光不信佛教。历史记载,吕光从容战胜了西域诸国七十万的援军,也记载了他根本看不起那个所谓的西域高僧。他和他的部下甚至以各种手段戏弄这个僧人,给他骑烈马,把他灌醉后脱光衣服和女人关在一起。吕光没有看到任何奇迹的发生,没有看到高僧的愤怒和魔法的出现。这一切直至遇到那场突如其来的山洪,终于改变了。正像鸠摩罗什预言的那样,山洪夺去了上千士兵的生命。在吕光看来,突然之间,好像有一种特别的力量,附着在这个年轻僧人的身上,这种力量让吕光恐惧。更让他痛苦的是,他越是怀疑鸠摩罗什的判断,那预言就越是应验。他越是依赖这位神僧,就越是忐忑不安。
吕光以及整个底族部落的命运,似乎都被某种力量左右着,他们漂泊在动荡残酷的时代中,除了对战利品的贪婪,内心无法获得丝毫的慰藉。与他的俘虏相比,吕光自己更像一个失败者,一直到生命结束,他也没能走出这样的疑惑。
鸠摩罗什被阻隔在凉州的时候,一队衣衫褴褛的僧人来到流沙河前,其中三个身体弱的终于返回了,剩下的法显和慧景进入沙漠。上无飞鸟,下无走兽,只能以太阳辨别方向,以人骨识别路标。途中经过的十余条河流,只能凭借悬索才能渡过。到达小雪山的时候,遇到暴风雪,慧景已经不能动弹,他让法显继续前进,自己被冻死在雪山上。就这样,法显穿越了西域三十多个国家,最终到达了印度北方。同样的时代,从海路去印度取经的高僧往往遇到这样的结局——他们不得不在风浪中,被商人要求弃离大船,然后口颂佛号,消失在波涛之中。无论是战争,还是自然的艰险,一切都没能阻挡佛法东传的脚步。
公元399年,在法显西行的同一年冬天,一个年轻人正独自走在大雪覆盖着的凉州城外。这一年,他只有十七岁。今天的人是否能理解这位一千六百年前的青年。他幼年即成为孤儿,靠出租父亲留下的书籍度日。在阅读这些儒道经典之后,最终被旧译的《维摩诘经》打动。现在他远行两千多里,来追随被困凉州的佛学大师,内心是如此的美好和迫切。
僧肇,是魏晋以来,新兴知识分子的代表,与道生、僧叡、道融等一批青年人一样,在追随鸠摩罗什多年之后,成为中国佛教许多宗派的奠基人。僧肇被鸠摩罗什称为中华解空第一人。在鸠摩罗什身边的岁月是匆忙和快乐的,他把全部的经历投入到学习、译经和传法当中。在他圆寂的时候,年仅三十一岁。
姚兴,后秦统治者。公元393年,在长安登基。与苻坚相比,虽然同样有着统一中国的野心,但他没有苻坚那样强大。所以他必须比苻坚睿智,而且要更有耐心,这就是为什么他一定要等到吕光身故,才率领大军扫荡西北。
公元401年,姚兴终于得到了人们期待了十七年的高僧鸠摩罗什。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如他希望的那样顺利。在草堂寺建立译场的消息一经传出,来自各地的甚至是敌国的僧人和学者,纷纷涌向长安。在政治上,姚兴也迎合了这种氛围,停止了与东晋的紧张对峙,甚至割让部分土地以示修好。鸠摩罗什正在成为整个帝国佛教信仰的核心,草堂寺里发出的声音都让贵族、士大夫、将军乃至官僚和百姓们欢欣鼓舞。正当草堂寺逐渐成为文化精神中心的时候,皇帝姚兴给鸠摩罗什送来了十名宫女,宣布要保留高僧的神奇种血。历史上没有记载这个事件的真正动机,但是以他对佛教的了解和对政治手段的掌握,我们只能这样认为姚兴的这种安排并非出于无知或草率。这样的安排使鸠摩罗什搬出了草堂寺。据说,为了证明自己不会被这种生活干扰,鸠摩罗什当着所有僧人的面,将一钵铁针吞了下去,众人看到后目瞪口呆。鸠摩罗什将破戒和译经比喻为臭泥中生莲花。告诫众人“但采莲花,勿取臭泥逐渐”。
历史上的姚兴,在位二十二年,之后的后秦帝国很快瓦解了。一千多年以后,只有当人们谈起鸠摩罗什的时候,才偶尔说起姚兴的名字和后秦的国号。
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几个世纪的西域百姓相信他是舍利佛的转世;帝王认为他可以预言灾祸;信徒笃信他可以凭借神咒穿越时空,与天人问答;后世的僧人记载,他可以铁针穿腹,而不受伤害;面对战火,他不肯躲避,沦为囚徒,却借此使佛法东传。
考古学者在新疆的佛塔下,发现了奇怪的墓葬。一些专家认为,这是他被吕光俘虏后被迫破戒,留下的妻儿。在今天的西安郊区,还有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村庄,传说这是姚兴强迫他接受十名宫女后,留下的后代。
这些充满争议的传说,难解的谜团,相互矛盾的史料记载,构成了鸠摩罗什复杂传奇的生命旅程。
他的学生里出来的一些人,后来都成为大乘各宗的创始人。
直接平移了公元一世纪到公元五世纪这个阶段主要的终端方面的思想,这些思想最后在中国佛教界引起了巨大的波澜。
既能够准确地表达经典的原意,又能适应本土读者的阅读习惯。
在隋唐时期,这个系统的思想成为三论宗。他所翻译的《妙法莲华经》成为中国佛教史上隋唐时期第一个宗派——天台宗的立宗的宗经。他所翻译的《阿弥陀经》和《观无量寿经》,特别是《阿弥陀经》成为净土宗的立宗的非常重要的经典。
作为罕有的佛学大师,鸠摩罗什甚至没有留下自己的著作。除了转译佛陀的训戒和前辈大师的论书之外,留在世间的话语只有对弟子的鼓励和对同辈僧人就解说教义的书信。
他的译场为中国培养了一大批佛教精英,而他却因为破戒,不承认曾经有一名弟子。
他历经十二年,译经三百卷,而这些不足他平生所学的十分之一。今天的人甚至无法想像他所掌握的那些古代智慧究竟涵盖了什么?究竟有什么样的力量?但是有一点毫无疑问,他改变了中国佛教乃至中国文化的面貌。通过他的翻译和推广,系统的佛学思想开始在中国生根发芽,并随着历史的发展而流布世界。
自由是真实的,可以超越物质和生命的束缚,可以破除无知与狭隘,将箭雨化成鲜花。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终其一生无缘阅读鸠摩罗什翻译的佛经,但是阅读他的生命历程,得以见证自由与觉悟!
《金刚经》上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相关阅读《千年菩提路》之01中华佛缘(上) | 大型佛教纪录片《千年菩提路》之02中华佛缘(下) | 大型佛教纪录片《千年菩提路》之03白马驮经 | 大型佛教纪录片《千年菩提路》之04释源沧桑 | 大型佛教纪录片《千年菩提路》之05净土信仰(上) | 大型佛教纪录片《千年菩提路》之06净土信仰(下) | 大型佛教纪录片《千年菩提路》之07东行记(上) | 大型佛教纪录片
十方三世佛 阿弥陀第一
九品度众生 威德无穷极
我今大归依 忏悔三业罪
凡有诸福善 至心用回向
愿同念佛人 感应随时现
临终西方境 分明在目前
见闻皆精进 同生极乐国
见佛了生死 如佛度一切
无边烦恼断 无量法门修
誓愿度众生 总愿成佛道
虚空有尽我愿无穷
情与无情同圆种智

意见反馈